《我的姐姐》成清明档头号热门 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发表于2021-04-06 12:13:47
摘要: 原标题:《我的姐姐》成清明档头号热门 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国内卖座的院线电影,已经从喜剧片到百花齐放。 说百花齐放,其实有点水。 你慢慢琢磨
  原标题:《我的姐姐》成清明档头号热门 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国内卖座的院线电影,已经从喜剧片到百花齐放。

  说百花齐放,其实有点水。

  你慢慢琢磨,还是能分为两类。

  要么让你热血沸腾,诸如《八佰》、《金刚川》。

  要么让你泪流满面,诸如《我是李焕英》和《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前任3》。

  归根结底,电影本身艺术水准并不十分重要,关键要戳中院线观众心中柔软的部分,辅助以适当的营销。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我的姐姐》也是这样的电影。

  导演殷若昕并不出名,但由于女主角张子枫和热门话题“二胎”的加持,档期竞争也并不激烈(《金刚大战哥斯拉》已上映一周,《第十一回》文艺片观影门槛高,《再世妖王》西游题材观众早已审美疲劳),一下子成了清明档头号热门。

  2019年的周冬雨,2020年的张译,2021则成了张子枫。

  不出意外,张子枫她今年上半年就会有四五部电影上映,《唐人街探案3》里的客串,《我的姐姐》里单杠一番,《盛夏未来》里还是女主,《秘密访客》里跟郭富城配戏……

  00后的票房号召力,女星没有超过她的,张子枫顶流莫属。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电影《我的姐姐》本身也顶住了豆瓣评分的压力(7.4分,国产电影分数基本合格),成功地把话题炒热,让大家自己是二胎的身边有二胎的或者准备生二胎的,都开始思考:生二胎到底有没有必要?

  这部电影一开始给我们展现的是,二胎弟弟根本没有必要,除了拖累。

  最突出的问题当然是多了一张嘴,家中有限资源的抢夺。

  电影里,爸爸妈妈对姐姐并不好,正如大多数准备生弟弟或已经生弟弟的家庭一样。

  最明显的是,父母私自更改姐姐高考志愿,准备把学区房换成弟弟的名字。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这两项选择将严重影响姐姐的利益,但家里丝毫没有民主可言,根本没有和姐姐商量过。

  父母的突然去世,姐姐对弟弟自然很冷漠,只想第一时间送养,不想影响自己的前途。

  生活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这首诗讲的是一个价值位阶(优先权)的问题。

  到了姐姐这里,是好好抚育弟弟长大,还是自己考研究生去北京上学奔向自由大海,同样也是一个价值优先权的问题。

  姑姑不断地给姐姐洗脑,要讲“爱和奉献”,结果被姐姐嘲笑,姑姑自己换来的只是“命苦”。老公重病需要有人照料,儿女并不成器。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奉献”的意义何在,为了弟弟牺牲了自己的青春与前途,有价值么?

  姐姐张子枫是很有原则的人,不羁放纵爱自由,工作不满意辞职,男朋友懦弱分手。自由跟奉献相比,明显自由更重要。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不要太着急。

  中国人喜欢用温情来搅局,不讲规则和原则。

  可以预料的是,姐姐并没有把她的原则坚持到底,还是和弟弟积累了短暂的感情,对弟弟依依不舍,结局还是奔着放弃自我照顾弟弟去的。

  导演并不敢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怕触及有些观众的情绪太深,不敢冒险。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从计划生育到放开“二胎”,无数小孩的命运由之转变,最突出的是那些“姐姐”们。

  由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计划生育政策的严苛和重男轻女心理根深蒂固的影响,无数个“姐姐”们就成了牺牲品。

  农村里会有超生游击队(黄宏宋丹丹的同名小品),母婴一生下来就要跟着父母东躲西藏,朝不保夕,颠沛流离,更别说能接受完整的义务教育了,有的连户口都上不了。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如果幸运,第二胎就会是儿子,游击战结束,咬牙缴纳罚款就行。如果“倒霉”,则会是招娣、来娣、扣娣,直到生出儿子为止,不然就会被邻居嘲笑,在整个村子抬不起头来。

  城市里会文明一些,父母会钻政策的空子,会让街道、社区开证明,理由诸如头胎姐姐残疾、痴呆、智障之类,特申请生二胎。

  证明开不了怎么办?

  姐姐失踪、死亡是最好的(电影里也有影射)。

  好不容易生了二胎弟弟(最关键是二胎政策的放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则众星捧月,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但他们长大以后,结果并不如大人所愿,一般姐姐比较懂事、 ,而弟弟通常顽劣,坐吃山空。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当然,如果姐姐没有足够 ,通过高等教育改变自己命运的话,那只有嫁人了,靠婚姻这一赌博来搏一搏。

  赌赢了,反哺家里。赌输了,被娘家人遗弃。

  想回家里,让父母给你买房买车?别想了。

  因为家里什么都是弟弟的。来点好吃的,大笔的教育投资,好的工作机会,全是弟弟的。姐姐,你就别想了。

  姐弟先后考上高校,弟弟是个三本,每年学费两万。姐姐公立本科,每年学费4600。姐姐你别上了,回来打工吧,没得商量。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如果考入 高校(不用花多少钱的那种),姐姐改变了自己命运,成为北上广高级金领了,这还没结束,你要好好挣钱为弟弟买房,为弟弟解决生活困难,成为“扶弟魔”。

  凭啥?就因为你是姐姐,要让着弟弟,要给家里奉献。

  有没有想过姐姐感受?父母根本没想过,且也不重要。

  他们觉得这是应该的,这种观念由来已久,根深蒂固。

  可随着西学东渐,民主和自由深入人心,姐姐早就不是封建社会被压迫的对象,她毕竟是个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自我意识会逐渐苏醒,会为自己打算,不必为了并不爱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奉陪一生。

  既然父母不爱自己,那就自己爱自己,自己勤工俭学,自己在城市里好好奋斗,挣足够的钱,一次性还给父母,大家两清。

《我的姐姐》的成功,不止因为张子枫是顶流
 
  是不是很残忍?但其实这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长辈的观念不会改变,被压迫的你对他们再好,他们也不会有愧疚。倒不如一别两宽,保持表面的客气和尊重罢了。

投稿:jiuji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0 99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