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的姐姐》:张子枫未说出口的“潜台词” 都在苏轼的这首词里
发表于2021-12-15 22:21:23
摘要: 原标题:电影《我的姐姐》:张子枫未说出口的潜台词 都在苏轼的这首词里 《我的姐姐》火了。 有人说,太感人了,在电影院里,很多人都把戴在脸上的

  原标题:电影《我的姐姐》:张子枫未说出口的“潜台词” 都在苏轼的这首词里 

  《我的姐姐》火了。

  有人说,太感人了,在电影院里,很多人都把戴在脸上的口罩哭成了面膜。

  这部电影说了什么故事呢?

  故事

  《我的姐姐》故事线非常简单——

  张子枫,饰演姐姐,20岁出头,刚参加工作的护士。

  她与家人的关系非常隔阂。

  曾经,因为她是女儿,父母想生儿子,所以要求她假扮瘸子,并以“女儿残疾”为由申请生二胎。

  结果,姐姐“演”了十年,但父母的如意算盘还是未能实现。

  所以,姐姐的日子很不好过。

  后来,姐姐报考北京一所大学,能考上做医生,但父母认为女孩子家没必要跑那么远,于是修改了她的志愿,最终姐姐只能留在当地,读了护士专业。

  姐姐读书的时候,弟弟出生,两人从未见过面——姐姐大学期间,勤工俭学,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不与家人往来。

  意外,父母在车祸中双双离世,还在读幼儿园的弟弟就被带到了姐姐面前。

  养,还是不养?

  养?姐姐自己都是一个孩子,况且她与弟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不养?那些姑姑、舅舅跑出来,长姐如母,要求她承担抚养弟弟的责任。

  姐姐不顾亲人责难,坚持要给弟弟找一个收养家庭,在这个过程中,她见到姑姑的故事:

  姑姑当初为了弟弟读中专,放弃了自己读大学的机会,为了帮弟弟抚养孩子,她又中断了自己的生意,最终,这位姑姑为了照顾瘫痪的丈夫耗尽一生……

  舅舅曾给姐姐出主意:把房子卖了,自己拿50万去北京读书,剩下50万交给舅舅,帮忙抚养弟弟。

  但最终,姐姐发现,舅舅这个“神坑”沉迷于打麻将,弟弟跟着他都学坏了。

  到了电影后期,姐姐终于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收养家庭:夫妻两人没有生育能力,家境良好。

  但在最后一刻,姐姐改变主意了,她决定将弟弟带在身边……

  这个开放式结尾,让很多人感觉不满。

  这部电影之所以动人,或许是因为很多人在电影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们在姐姐身上,找到了自己受过的委屈。

  姐姐的经历,是很多人心中的痛。

  但是,我们只看到了姐姐“受过的苦难”,却并没有看到她心中的“执念”。

  执念

  有人说,《我的姐姐》更像是电影版的《都挺好》。

  这两个故事都涉及到“重男轻女”的题材,姐姐从小就经受各种委屈,夜里醒来,却听见妈妈对弟弟说:快点吃西瓜,别给姐姐留。

  这一切,像极了《都挺好》中无论怎么做,都会被“敌视”的小女儿苏明玉。

  可是,这样的孩子,与其说她们很自己的父母,不如说她们一直渴望得到父母的认可。

  在电影中,姐姐有一个经济条件很好又很温柔的男朋友,这个男朋友非常疼她,可是两人还是分手了——因为姐姐执意要去北京读书,而男朋友不愿意离开。

  为什么一定要去北京读书?

  因为在姐姐心里,一直有一口“气”,当年父母修改了她的志愿,她未能去北京,现在,她努力想去北京读研来证明自己是对的,父母错了。

  这是姐姐心中的执念。

  就像是苏明玉,后来即使她变得强大,但她还是有执念,要不她为什么一定要把祖屋买下来?

  曾经妈妈说过:祖屋没有她的份,于是她在心里有了执念,就一定要证明,祖屋有自己的份,哪怕为此多花30万。

  她要的是一个证明,一个没法对别人说出口的证明。

  而这,也是《我的姐姐》中没有说出的“潜台词”。

  姐姐为何将弟弟留在了自己身边?因为她心里还是想证明,自己才是父母最 的孩子。

  她想要那份认可。

  有求皆苦。

  因为心里在乎,自己就陷入了“想要被认可”的深渊。

  在乎

  如何能化解这种执念?这件事苏轼最清楚。他曾经写过一阙词——《蝶恋花·春景》: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枝头的柳絮被越吹越少,但是不必遗憾,天涯各处,哪里又没有芳草萋萋呢?

  苏轼在说什么?

  他在说,不必在乎。

  很多事,一旦在乎,你就输了。

  这首词的最后一句,说得更明确:多情却被无情恼。

  很多事,其实原本没什么事,是因为你的“多情”,反而会因此而着恼。

  读懂了这首词,再看《我的姐姐》,我们就会发现:无论是姐姐还是长大后的苏明玉,她们都陷在往日的伤害之中,她们想要证明,想求得认可.

  这才是痛苦的源头.

  为了求认可,她们装作强大,比如姐姐,最后坚持留下了弟弟,比如苏明玉,她最后变成了女强人,但她自己无法从这种强大中获得乐趣,她只是凭着一腔悲愤想要证明,所以《都挺好》的那个结尾才动人——

  不是因为苏大强记不住别人,还记得自己的女儿,而是因为苏明玉哭了,她终于能够轻松地大哭一场.

  哭过之后,就是新生。

  我们很多人,其实终其一生,都在求认同,因为心里太过在乎,这就成了执念。

  这时候,你最应该读一下苏东坡,在他的词里,你会发现,“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不必求别人的认同,你自己的人生,完全可以靠自己过得热气腾腾。

  只有当你不在乎的时候,你才赢了。

投稿:jiujiukejiwang@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2 99女性网